当今农村现状的忧虑 新时代的发展我们欠农民的太多了

一个村支书对当今农村现状的忧虑,写的非常露骨

 网站首页 | 中国资讯 | 即时报道 | 中国财经 | 事实关注 | 社会聚焦 | 法制报道 | 消费关注 | 健康医疗 | 食品安全 | 房产地产 | 聚焦关注 | 百姓民生 | 互联网 | 事实关注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当今农村现状的忧虑 新时代的发展我们欠农民的太多了

一个村支书对当今农村现状的忧虑,写的非常露骨

来源: 三农 2018-03-16 14:30:23

  利用春节假期,莫老爷看完了许小年《回荡的钟摆》,其中这段话印象最为深刻:“我们搞了60年经济建设,前30年靠工农业‘剪刀差’剥削农民,积累工业化所需的原始资本。后30年靠农民提供低廉劳动力,牺牲他们的正常家庭生活,多少农民因进城打工导致夫妻分离,父母子女分离,农村老弱病残留守!中国流动人口目前接近2.5亿,平均每人每年回家的次数不超过两次。我们欠农民的太多了。”

  昨天莫老爷搭出租车,农民出生的司机大叔也跟莫老爷聊了相关话题,他说:“我们老家现在已经看不到什么年轻人了,大多跟我一样都出来沿海务工。这几年村里冒出的一栋栋新楼,就是大家打工赚钱回去盖的,特别滑稽的是,除了一楼住人,上边四五层都是空的,但为了攀比又不得不尽量盖得高一点。”

  莫老爷接着问:“都盖了楼他们还会再出去打工吗?留在农村的年轻人生活状况如何?”

  司机答:“当然会啊,有些把孩子也接出去,老人最可怜,孤零零的病了没人照顾,死了几天甚至几周才被发现的情况不少。留在农村的男丁很多都娶不着老婆,因为漂亮女人也去大城市打工了,她们更倾向于嫁给大城市周边县城的农民,找不着好人家的才会回来,却仗着僧多肉少把要求拔高,比如彩礼不低于20万。那么男方只好榨取父母,多少父母一辈子的积蓄都贡献给了儿子娶媳妇!车也是必不可少的,我们村就发生过为了结婚但新郎又不会开车,买了车直接叫4S店的帮忙开到新房的的笑话。”

  上述内容都与一个词有关,那就是城镇化。城镇化的加速奠定了这一代小城市人和农村人要在事业和亲人中二选一,选择事业就注定错过与父母短暂的生命交集,承受经济泡沫带来的生活成本压力,好处则是造福了下一代。今天莫老爷想跟大家分享一篇来自邵阳市新宁县丰田乡麒麟村原村党支部书记谭小校发表的文章,标题叫做《故乡还在,但村子里的魂魄早已死去!》,它将为你还原出当下农村最真实的样貌。

  故乡还在,但村子里的魂魄早已死去!

  谭小校 | 文

  凌晨六点左右,当东方天空泛出那么一丁点鱼白,位于湖南省邵阳市新宁县西北边陲一个小村一一丰田乡麒麟村在岩湾岭沙石场轰轰的机械声中苏醒了。

  麒麟大约有百分之九十的年轻人在外务工,其中有不少优秀者,或文化人,或小老板,或公务员,也许是常年漂泊在外的缘故吧,总把故乡想象得似抒情诗一般地美好,常表白自己对故乡的无限恩念和眷恋,表现出浓厚的故乡情结,把贫穷品德化,把落后浪漫化,认为丑化家乡就是对自己人格的侮辱,在这种迷茫之中,家乡的腐烂就渐渐模糊起来……

  我常年扎根家乡,连我自己也很费解,在这种进步时代,为何家乡这群人的生活竟会如此?有时连我自己也置身其中,随波逐流。但习惯了也就自然了,也许这就是赤裸裸地人性吧,无论你愿不愿意,这就是人性,它都是摆在那里,真实地发生,并伴随时光的流动而变得变本加厉。

  这就是我装满童年记忆的故乡,正因为我爱它,才为它的人情嬗变而心痛,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父老乡亲感到遗憾与痛心。

  这一切的爱与痛之中,自己无能为力改变什么,仅能摘录其中的某些片段…

  一、赌博盛行

  从马坪原碧田中学旧址到麒麟碧田水库管理站长达2公里左右的马路边,有着大大小小的商店几十家,但商店的物品却七零八落,少得出奇,而是摆满了小方桌、麻将桌之类,占据了店面的大多地方,这应该是个综合性的场所吧,在这里,每天都发生了什么呢?

  村里的娱乐方式是略显单调的麻将与字牌,这种风气在长达20年的时光中长盛不衰,年长者在家中操持家务,看带孙子,整理田土。而坐在麻将桌或字牌桌上的是一群身强体壮的中年男女或敢于下赌注的年轻人。

  早上九点左右,他(她)们会不约而同来到经常聚集的场所,自觉地按平时赌注大小坐在不同的位置上,开场时欢言笑语,大声喧哗,慢慢地就变得严肃、沉默起来,有时候不分昼夜,天昏地暗,直至把口袋里的钱输个精光,借得无处可借为止。肚子饿了,中途稍歇片刻,泡包方便面或啃几块饼干就了事,为何要放在商店?为的就是就地取材,节省时间,又有气氛,又够刺激,何乐而不为呢?

  春节期间,是每年牌局的最盛时光,远方的游子回来了,走门串亲的外地人也多起来,娱乐项目也随着增加,斗牛、A花、牌九一齐上阵了,牌友们云集一起一决高下,有时候一人一年的血汗钱一夜输个精光,还强颜欢笑,说“只是娱乐娱乐一下”而已。

  真是有人欢喜有人愁,赢者满脸欢笑,输者垂头丧气,回去后夫妻反目,吵架甚至大打出手的比比皆是。

  靠收取“台费”的老板一天有几百元甚至上千元的收入进账,此时他们比自己的儿子考上名牌大学还牛逼:“今年放出去几十万哩,都是三五分的利息,明年我收到的利息都吃不完哩!”

  春节过后,打工大军又满怀豪情的北上或南下了,他(她)们一定会认真努力地去挣钱,等待来年回来重复同样的故事。

  故乡还在,但村子里的魂魄早已死去;故乡还在,但古老的宗族家训的血脉早巳被掏空。

转发就是我们的动力!戳下面按钮转发吧!

八度网 Copyright @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